逝年

逝者如斯,当惜年华

梦想的坟墓

街道上闹哄哄的,路边服装店的劣质音响放着什么dy热曲,拐个弯,对门的理发店里的电视放着什么ks短剧。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人压低帽檐匆匆路过这里,他没有抬头看街边的人一眼,路过一处街角的时候他听见路边有人交流着什么。


“你家孩子还打游戏啊?一周三小时,这可不行,这样学习怎么上得去。”


“我也觉得一周三小时太多了吧,我想着我们应该一起反映。”


“我觉得行,多叫几个人,要不没用。”


男人稍停了一下脚步,抬脚要离开听见那边的人又说了一句——“我家孩子被我禁了游戏可是从班级倒二到了倒五呢。”他莫名觉得好笑,但是没多停留,急匆匆地离去。


他好像很急,急着要去哪里办什么重要的事情。


在拐了十几条小巷子之后他到了一个破旧的门口停下,他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动静,好像这一处破旧地方被人抛弃了,是偌大的城市里唯一一处孤岛。


男人改变了敲门的方式三短,三长,三短。


这一次那扇门开了,里面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进来吧。”


男人激动地走进去,进门不忘记小心地关上门,屋内昏暗的灯光下,有个老人坐在柜台后的一把破椅子上,他问走进来的男人:“要买什么,说吧。”


男人压低了声音:“迪迦奥特曼的全集,您这里有没有?”


老人眯起了眼睛:“这东西可是早就被禁的,可不好找……”


“多少钱我都可以出。”男人打断了老人的话,看见对面的老人因为这句话笑了起来,真是十足的奸商做派。


男人从兜里拿出了现金,一叠叠放到老人桌上,老人那双浑浊的眼睛看见那一叠叠钱的一瞬间眼里放出了光彩,他往手上吐了口唾沫,搓了搓掌心,才伸手去拿那些钱,他数钱时居然哼着歌。


男人看着老人数钱,听到对方哼的歌愣了片刻,随即有些激动:“您唱的是《TAKE ME HIGHER》,是迪迦的主题曲,您也看过迪迦?”


老人数钱的动作停了一下,他抬眼看着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男人以为他要承认自己看过迪迦,没想到老人却矢口否认:“我没有看过。”


“那您怎么……”


这一次老人暴躁地打断了男人的话:“我说我没看过就是没看过!”


这回男人没再说话,他沉默下来,一时间看起来像个有些委屈的孩子。


老人就这么看着他,沉默了很久,他弯腰从柜子最下面拿出来一个保险箱,打开之后从里面取出了一叠光盘,那光盘外面有个小盒子包着,看起来老人似乎很珍视这光盘。


老人把盒子放进一个黑袋子里递给男人,催促着:“你赶紧走吧。”


男人接过袋子,一步一步往外走,走到门口时却被老人叫住了:“你回来一下。”


男人有些诧异地回头,走回柜台边,看见老人站了起来,把那一叠钱胡乱塞进了自己手里的袋子里:“好了,你快走吧。”

男人愣住了,轻声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没有看过迪迦,我只是个被基兰勃偷走了梦想的人……你快走吧。”


男人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只能听老人的话向外走,到了门口时,他回头对老人说:“小时候我朋友总说我幼稚i,可是我相信迪迦奥特曼会打败基兰勃,把每一个小孩从梦想的坟墓里解救出来。”


“所以,请你不要忘记迪迦,好吗。”












基兰勃是出现在迪迦第八集的怪兽,她在万圣节变成魔女带走小孩,吸走了他们的梦想,把他们丢在了梦想的坟墓,她认为孩子不需要梦想,在他们长大之前,只要像洋娃娃和玩具一样受人摆布就可以。

是迪迦打败了她,把孩子们从梦想的坟墓里面解救,可是现在啊,有其他人把孩子丢进了梦想的坟墓。


  • 故事有个小彩蛋,敲开门的新号是求救信号的摩斯密码SOS


好绝,从头听到尾

声磅广播剧社:

如果世界真的有魔法,你会因贪欲做什么交换?

音频由LOFTER和声磅广播剧社合作,改编自LOFTER创作者  @逝年 作品《魔女杂货铺》。


骗子

01

我的外太奶奶对我很好,但是她是个骗子,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02

我是家里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即使是个女孩,大家也很爱我。


因为太奶奶叫起来亲近,我从来都是直接把外太奶奶叫做太奶奶的。


太奶奶很爱我,我的母亲是这样告诉我的,她说,在我小时候,太奶奶就总喜欢抱着我,即便我已经睡着了,也总是把我抱在她的臂弯里舍不得放下,我睡多久她就抱多久。


03

有记忆起,我便爱吃糖,还是乳牙时就有一口蛀牙,家里人总是控制着我吃糖的量。


可太奶奶总是敌不过我撒娇,会悄悄地给我糖吃,她会自己熬酥糖,里面有花生,有枣,被糖合在一起,甜的很。


那股子糖香,到现在都徘徊在我心底。


太奶奶的糖总是都放在一个红桶里,那只是一个普通的红色塑料桶,但是记忆里那里面有怎么吃都吃不完的美味。


太奶奶总会拉着我的手问我想吃什么,然后她再从红桶里拿,她笑起来时,脸上的皱纹都聚在一起。我问她吃完了怎么办,太奶奶笑的很调皮,她说吃完了再让她的孙子孙女买。


她的孙子孙女就是我的妈妈,阿姨和舅舅。


我总是被她逗得咯咯笑,然后扑进她怀里,和她拥抱。


我娇气的在她怀里撒娇,我要一直吃太奶奶做的糖!


太奶奶也笑眯眯地说,那我以后每天都给你做糖。



04

长大之后,我近视了。


到那时我才知道太奶奶还知晓一些脸上的穴位,有一些地方和眼保健操做的不一样呢。于是她就经常帮我揉一揉,缓解我眼睛的疲劳。


后来她渐渐的记不清什么事,还总是喊着名字说要帮我揉一揉,说这样阿年的眼睛就不会难受了,还说以后难受都要找她揉揉。


我就说,你以后要一直帮我揉啊。


她明明笑得一脸褶子,我却觉得她可爱,她说,好。



05

我慢慢长大了,太奶奶却渐渐变得糊涂了。


她开始记不清事情,忘记我几岁了,总是拉着我的手要给我吃的,我那时有了一口蛀牙,经常牙疼的很,但每次她亲手给我熬酥糖时,我还是一口吃下去。


牙疼是疼,但我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我无聊时问太奶奶有什么愿望吗?


她那时明明已经糊涂了,可还是认真的看着我说,想看到阿年穿漂亮裙子结婚。


我那时年纪小,我就笑着说,那太奶奶一定要出席我的婚礼哦。


她笑着说,好。



06

后来有一天一天我下了考场,母亲没有来接我,让我自己回外婆家,说她会在外婆家等我。走到村路口时看到深蓝色的拱门,我心里就感到不安。


在我们这里,红色的拱门是喜事,深蓝色的拱门是丧事。


我从书包里摸出了我的眼镜盒,拿了眼镜,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名字。


——那是我太奶奶的名字。



07

我的太奶奶是个骗子,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她骗我说能给我熬一辈子的糖,说愿意每天都给我揉眼睛,说她会参加我的婚礼,结果这些通通都是谎言。


那时年幼的我还不知道死亡的概念,我站在灵堂里,眼泪却止不住的流。


我跌跌撞撞的跑回家,想要从红桶里面拿出一把油酥糖来,可是那个红桶却空荡荡,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08

大骗子,我想吃你熬的油酥糖了。




晚安,我亲爱的读者。


写哭了。

超能力记录

我可能有个很牛的超能力。


01

就刚刚我忽然发现自己有个很牛的超能力,大概就是心想事成?

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是随手买了彩票,随口说了一句:“不会要中大奖了吧。”第二天我中了两百万,我直接震撼了。

好家伙,心想事成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我家因此直接把装修完成了,第二个月直接入住新房。


02

心想事成这东西真的存在吗,好家伙,牛年真挺好,给我来了真么一个牛X的超能力。

我还是学生,我上学之前小声念叨:“今天他会和我表白。”

实际上我没抱多大希望,毕竟中两百万可能只是我运气太好了而已,我暗恋的男生又不一定喜欢我。

当我走到校门口时看见前面人群熙熙攘攘,我皱着眉想要挤进校门,忽然被人拉住了手,我皱着眉回头,看见了心上人。

他正专注地看着我,告诉我:“阿年,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周遭都是他人起哄的声音,我脸烧得慌,只听得见自己慌乱的心跳。


03

我开始怀疑了,心想事成这种事情会是真的吗?

按照这个道理,这个心想事成的规则有个要求,那就是我必须说出来才可以实现。

我在家一边下楼一边想着这件事,不自觉地哼歌:“我一脚踏空——啊——”

下一秒,我从楼上一脚踏空,连摔三个屁股蹲儿,感觉自己屁股要裂成四瓣了。

好好好,我知道你很牛,我信了行不行,我痛不欲生地想着:我再也不会唱《撒野》这首歌了!


04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差不多体验到了什么叫开挂的人生。

读书并不用急着复习,因为大部分选择题我只要说我一定能蒙对,那么我就可以做到正确,只要选择题对了大头,那么你就能拿不少分了。

一开始老师都不敢相信,后来他只能说,那我运气可真是好。

每次买饮料,我只要说一定有再来一瓶,那么我就能喝到第二瓶。

就连随意写的一些东西放到网上,我只是说希望有人能看到没料到居然能被大V转发,收获了一大批粉丝。


05

可渐渐的,我逐渐对这样开挂一样的人生失去了兴趣,

事事都不需要努力,虽然这样的能力很牛,但又有什么用呢?

那一天我抬头看着墙上挂的黑白照片,我放轻了声音:“我想再见到你一次。”

可我周围空无一物,甚至那天晚上也一夜无梦。

也对,虽然说这样的能力很牛,但怎么可能能让我见到已经离去的太奶奶?白日梦罢了。

第二天我沉默了很久,开始怀疑自己的对错了,我这样肆意妄为的使用这个超能力,也让很多认真学习的人感到苦恼吧?

“我要永远失去这个很牛的超能力。”我说,“这样就好了吧?”


06

失去超能力的那个夜晚,我梦见太奶奶出现了,她很温柔很温柔地拥抱了我,笑着说:“你做的对,你是最棒的。”

高考那年,没有了超能力的我靠自己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拿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世界上最牛的东西应该是愿意努力的自己。

我没忍住偷偷笑,我又觉得最牛的是太奶奶了,因为她说我是最棒的,我就会拼尽全力成为最棒的。

Q:写一个兔子和狐狸的故事,延续疯狂动物城🌝🌝

兔子捡到那只狐狸的时候有些犹豫,不过看在对方身受重伤也不能怎么样还是心软了,他废了好大劲儿把狐狸带回窝里。

狐狸在兔子那里养了一整个冬天,明天还给兔子讲故事。

狐狸伤好的那一天,给兔子讲了《农夫与蛇》。

兔子害怕极了“你要吃了我吗?”

狐狸笑眯眯地说:“我要恩将仇报,马上就吃了你。”

兔子被吃了,吃了一晚上,可是没有死掉,兔子也知道狐狸骗自己了,此吃非彼吃,他恼羞成怒要把狐狸赶出去,可狐狸不要脸,他说要把恩将仇报延续到底。

于是他就强行住在兔子身边了,还天天吃兔子,生活美滋滋。

Q:你妈妈在网上,对你的独特关怀方式?

之前那篇《魔女杂货铺》被签约了,我很开心地分享给我妈,后来我妈刷视频看见了根据那篇文章改编的视频,顺着最后面那个改编自LOFTER逝年找到了我。

好了,现在全家都知道这个账号了md

他们甚至催更我的短连载,气得我今天完结了,草

啊对了,我妈一度想跟我打赏,草

公主说她喜欢恶龙(06)

  • 恶龙×公主

(骑士×女王)


空中撕开了黑色的裂缝,巨大的龙从在龙王的哀鸣声中出现,龙族的王拥有掌控时空的能力,可以召唤自己的族人。银色的巨龙落到地上,她变成了人形,她俯身拥抱自己倒在地上的爱人,温柔地说着话:“杀了他们吧。”


那些妄图得到龙的心脏的人类面对成群巨龙时露出了恐惧,有的人妄想着逃离这里,直到虚空中又打开一道裂缝,一位高大俊美的精灵优雅地踏入战场,他只是轻轻抬手,周围就立起来高墙。


精灵可以掌控元素的力量,而他是精灵王,他可以掌控所有的元素。


人类节节败退,他们在龙族与精灵王的进攻下几乎被杀光了,直到他们的女王傲慢地开口了:“停下。”


所有的巨龙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高大的精灵王向身着黑色长裙的女王走来,他有着超越性别的美丽,那一头璀璨的金发就像是太阳神折了一片阳光,那双深绿色的眼眸足以淹没任何人,他在自己的未婚妻面前单膝下跪:“莉莉安,很抱歉我来晚了。”


好像一切就可以到此结束了,女王将和精灵王在一起,忠心耿耿的骑士可以为了女王战死沙场,这像是很多童话故事里说的那样,公主就该和王子在一起,恶龙永远都是陪衬就算是游戏,这也会是最好的结局。


可是她偏偏选择了hard模式:“很抱歉,莱特斯。”


她呼唤着她的未婚夫的名字,她说,“我想我爱上了克里斯森。”


她想打出游戏里的隐藏结局,公主要和恶龙在一起,女王要和骑士在一起。


 

恶龙再一次睁开眼睛时感觉到了来自全身的疼痛,他连呼吸都感觉费力。龙族向来拥有惊人的自愈能力,可这一次他身受重伤,连活下来都是万幸。


一有意识他就睁开了眼,拼着全身的疼痛起身,他想去寻找自己所爱之人,下一刻就看见那个人躺在自己身侧,睡颜看起来有些疲倦,但是确确实实就是自己的爱人。


恶龙松了口气,他低头看见自己上半身一身伤痕,但他毫不在意,他看着身旁的人心中满是欢喜。


恶龙的动静早就吵醒了旁边浅眠的人,她睁开了眼,那双眼是金色的,璀璨夺目,那一瞬间恶龙好像看见了过去的女王,那双眼睛里面从来不会充满爱意,就像现在一样。


恶龙知道,封印解开了。


可是他却说:“你醒了,公主殿下。”


那双眼里慢慢地有了情绪,就像是潮水一样慢慢涌上来,她又像是那个明白用尽全力爱一个人的公主了:“从今往后,除了我的名字,你只许叫我公主殿下。”


恶龙笑得温柔:“好,你永远都是我的公主殿下,我是你的骑士,也是绑架你还胆大妄为爱上你的恶龙。”


恶龙与公主举办了婚礼,重建后的城池又慢慢热闹起来,精灵王也出现在了婚礼上,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装,就像是误入人间的天使,美色迷人,公主悄悄看了好几眼。


“公主殿下。”直到她新的未婚夫呼唤她的名字,她才回过神来,去看向今天的新郎。


恶龙穿了银色的礼服,在阳光下闪着光,他的黑发黑眼加上这一身衣服就像是披着天使外皮的恶魔,同人让人移不开眼。


公主啧啧称奇:“今天可真是好看。”


恶龙有些无奈:“公主殿下今天也很美丽。”


今天公主穿的黑色的礼裙繁复精致,她原本就美,打扮之后让恶龙看得目不转睛。她洁白的脖颈上有一条特别项链,上面什么都没有,但今天会有最好的礼物挂在上面。


精灵王向他们表示了祝贺,那个笑容太过好看,让恶龙皱着眉挡住了公主的视线,惹得公主笑得不行。


精灵族和龙族的盟友关系并未断绝,公主和精灵王仍然是好朋友,从前他们就不相爱,看来以后也不可能了。


公主与恶龙站着红毯尽头,他们交换了彼此的逆鳞,挂在了对方脖颈上的项链上,这是龙族之间最神圣的仪式。


龙族女王的子民欢呼着,他们的女王能够与心爱之人结婚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那一天阳光很灿烂,就像是恶龙抓走公主那一天的太阳一样,暖洋洋的。

                                     ——END




一个小番外。

这一场婚礼举办了很久,直到夜晚城堡里还有着一场宴会,莱特斯喝得有些多了,走到了阳台处吹风,他长相是最美的,美得惊心动魄,加上脸颊上因为酒精作用而有的红晕也只是给他增了些美色。


克里斯森走到他身边,大概也是想着吹吹风,没料到能看见莱特斯。


“恭喜啊,你们很爱彼此。”最终还是莱特斯打破了沉默,“莉莉安和你在一起会幸福的。”


克里斯森笑起来,那个不对着公主露出的笑容,难得带上了点真心实意:“当然,我会永远爱她的。”


“其实……”莱特斯看着天上的一轮圆月,忽然说道,“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爱这种情绪,以前莉莉安是我的未婚妻,我只知道我要对她温柔,就像是一道规矩,我会尽力去遵守,可我是不爱她的,现在看你们在一起了,我就很好奇,爱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


克里斯森没料到这位他曾经视为情敌的人会问这样的话题,他沉默了片刻,还是回答了:“有时候爱并没有那么多道理,爱有时是身不由己,我看见莉莉安时,我的心跳就会加速,我想保护她,想让她开心,想给她所有最好的一切。爱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或许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莱特斯闭上眼,他感受着风吹过,精灵族从来就是感情寡淡的种族,总是理性的,很难爱上一个人。


他叹了口气:“或许吧。”



  • 感谢阅读。

  • 欢迎留评。


时光机

“如果能重来,如果真的有时光机,你想回去改变什么?”

 

 

我从梦中惊醒,周围一片黑暗,我额头上面布满了汗珠,对常人而言梦境的内容通常难以记住,可我总是记得清清楚楚,我又梦见了自己儿时参与的那一次采访,我记得那个记者把话筒用力往我嘴边凑,好像要捅进我嘴里一样,对刚刚失去父亲的我问道:如果能重来,如果真的有时光机,你想回去改变什么?”

 

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充满恶意的利刃,要把我的心脏剖开。

 

我放弃了他们教我的话,我根本不想要说我不会想去改变什么,说什么父亲是为了大义而死,我为他而骄傲这样的话。

 

人都是自私的,于是我说:“我想阻止我的父亲,我只想他放弃他口中所谓的‘最后一次任务’,我想他平安地活下去,我根本不想成为什么烈士子女。”

 

那场采访变得一团乱,他们慌乱地想要补救这一次直播,我在混乱中冷笑着离开了现场。

 

我打开了灯,白炽灯有些刺眼,但我很快适应了灯光,我下了床,向外面我的实验室走去,实验室里是我花了整整八年,一个人独自创造出了世人眼中不可能存在的机器——时光机。

 

从小我就被成为“天才”,我从来不放在心上,我想作为一个普通的孩子成长,像我父亲一样成为一名警察。直到我的父亲,一位缉毒警察,他一个人把我养大,却在了他最后一次任务里,我便疯了一样去汲取那些知识,或许我是疯了,但是他们说得没错,我的确是个天才。

 

天生优越的智商还有惊人的学习、动手能力,我花了八年,独自在这里创造出了时光机。我不能确定时光机能否正常使用,我只想自己进去试一试,只要调对了时间地点,我就能拯救我的父亲。

 

当我走到了实验室打开灯,却看见堆满了实验器材的实验室里那块仅有的小块空地站着一个看起来大约有五十多岁的女人,她身上穿着一件白大褂,就好像和我身上穿的一样,像是什么研究人员。

 

我警惕的看着那个女人:“你是谁?”

 

而那个女人看着我沉默了许久,不知道为什么开口的时候声音有些哑:“我是一个想要说服你的人。”

 

我问她:“你想说服我什么?”

 

可那个女人却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她看着那台我花了八年创造出来的巨大机器,纯白色在白炽灯下显得有些冰冷,她却看得目不转睛:“我知道你花了八年研究这台时光机,我还知道你的名字叫做苏妧,意味着美好的意思。”

 

我感到一阵恐惧:“你调查我?或者跟踪我,整整八年?”

 

女人回头看我,脸上的表情是云淡风轻的:“我对你非常了解,并不想害你,你没有必要如此害怕。”

 

“任何一个除了自己的人,对自己而言是陌生的人,能做到了解你的一切,你会不害怕吗?”

 

“这倒也是,说得有道理,像是你会说的话。”女人笑起来,她脸上的细纹聚在一起,看起来随和而温柔,但我不敢放松警惕,她忽然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站在距离她三米的地方,看她随意地坐在了实验室的一张椅子上,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回答她的问题,就继续说起来:“假设女A和男A已经分手,女A后悔了,想要复合,于是去找男A,却发现男A已经和女B在一起了,如果女A使用了时光机回到过去改变了这件事,那么男A就会忘记和女B的恋情,转头和女A复合,那么女B应该怎么办?”

 

我对女人的问题感到奇怪:“我的时光机我只打算自己用,根本不需要考虑这么多事情。”

 

“你只打算自己用?”她笑着问我,“我记起来了,你是想要回到过去,改变你的父亲死亡这一件事吗?”

 

我没有愚蠢地再去问她怎么知道的,我只是回答:“你既然知道这件事,还问我刚刚那个令人无语的恋爱问题吗?”

 

“并不是,我接下来想问你,你改变了你父亲死亡的事实后,时间线一定会发生一定变动,你的时光机一定不会被人发现吗?”女人问着,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她又接着替我回答了,“我猜你想说,你一定会找到手段救了父亲之后回来并且销毁时光机吧?”

 

我愣住了,我脑子刚刚冒出这样的想法,可眼前的女人却可以先一步说出来,和我脑海中的想法一模一样。

 

“如果你失败了呢?”女人问我,“你的时光机被发现,并被推广,你被称为最伟大的科学家,你的时光机被用于研究历史,虽然与此同时时光机造成了许多麻烦,就像我刚刚说的那个无聊透顶的恋爱故事,但更多人都说这是一个好东西,并且想用它去未来看看。”

 

我说:“我并没有研发出去到未来的功能,只能回到过去。”

 

“可实际上你知道,只要将你的时空公式逆推,就可以得到一条通向未来的路。”女人语气极为笃定,我没有办法反驳,因为她说的是对的。

 

我换了一条思路:“就算时光机得到了推广,这也可以用来研究更多东西,历史上的一些珍贵又遗失了的东西可能能被找出来,那些世界悬案也可能得以破解,人与人之间的误会可以用它解开。”

 

女人笑起来,像是在笑我天真:“时光机当然有好处,但是到了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手里,它又会变成什么?任何人回到过去,他可以杀死他恨的人,再来到现在时间线,过去的时间线会乱成一团,你知道改变任何一件事都是不好的,就像你想救你的父亲,但是通过你的手去改变是不可能能行的,你只能想办法说服那个时空的人帮助你改变,才不会导致混乱。”

 

我也质疑她:“你说了只要能让那个时空的人帮助我,我就能真正改变一切,对于心怀不轨的人,我相信会有规则束缚,不论怎么说,时光机都是一件有益于全世界的发明。”

 

“规则就可以束缚一切么?你忘记警察是做什么的了吗?”她问我,“你的父亲不就是被那些违反规则的人杀死的吗?规则再严格也会有漏网之鱼,如果这些人回到了历史上任意一个时间点,只要是任何一个乱世,他们大可以辅佐一个人走上王位,那么我们现在的社会会变成样子,那不是真正的一团糟吗?”

 

我愣住了,一时间哑口无言,她又问我:“你相信平行宇宙论吗?”

 

我摇头:“我不信,我认为那太过荒诞。”

 

“可是没有人能证明平行宇宙不存在不是吗?”她又继续说下去,“倘若平行宇宙存在,一个人以为自己回到了过去,却是意外踏入另一个平行宇宙中的任意一个时间点,他不小心改变了任何事件又回到我们的世界,就像是蝴蝶效应一样,这甚至可能使两个不同的平行宇宙发生融合。或许就会出现大街上走着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警察要带走一个罪犯,却不知道到底是谁犯罪了。”

 

“我想我有能力研究出时光机,自然也可以研究出验证是否在正确宇宙中的仪器。”我对女人说道,我对自己向来很有自信。

 

“那么你要用多久呢?”她问我。

 

我思考了许久:“平行宇宙我们无法证明是否存在,这一项研究时间注定也是漫长的,可能十年,也可能二十年,也可能更久,但一代一代下去,总会研究出来。”

 

女人摇了摇头:“你果然还是那么天真,你能保证你这个研究成果之前,时光机还没被人发现并推广应用吗?”

 

我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我却明白了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女人一开始说要“说服我”到底是要说服我什么了。

 

“你是想要说服我不要使用时光机么?”我忽然笑起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知道了这么多关于我的事,但是我决定了一件事,是很难有人能改变我的想法的。”

 

女人还是笑着的:“我知道你就是个倔脾气,但我也知道,谁能改变你的想法,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你的父亲。”

 

这人屡屡提起我逝去的父亲几乎有些惹怒我了,我声音骤然提高:“所以你到底想怎么说服我?我的父亲已经死在了八年前那一次任务里,你认为凭你能够说服我吗?”

 

“我只是想问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的梦想?”

 

这个问题忽然就把我问住了,远久的记忆被翻了出来,我忽然记起来了,儿时的我对着父亲说想要和父亲一样成为一名警察,为所有公民服务。父亲是个有正义感的人,我还记得他抚摸我脑袋笑得开心:“真好啊,阿妧长大了,也要做一个有正义感的人,不要因为什么其他的事情伤害别人。”

 

女人见我没有回答,她又说:“你如果还记得,那么你也该知道你的父亲不会想要为了他搞乱这个世界的,就算你没有因为意外到了哪个平行宇宙里,你成功救下了你的父亲,那么面对一团乱的世界,你的父亲会为此感到开心吗?如果看到他失望的眼神,你受得了吗?”

 

最后击溃我的不是前面的长篇大论,而是幻想中父亲失望的眼神,我张嘴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居然暂时性失声了,女人看着腕表上的时间,似乎为什么感到焦躁,她最终长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我能否说服你,我已经很累了,我先走了。”

 

她站起来就往外走,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却好像掉了东西,大概是从她口袋里掉出来的,我看见那个小东西掉在地上,却没有在意,我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最后走到了那一台巨大的时光机前,调出了控制面板,手指在删除上面停滞了很久,最终删除了八年来我所有的心血。

 

我看着蓝光屏上的进度条慢慢爬向100%,我往实验室外面走去,这一次到门口时我捡起了刚刚那个女人掉的小东西,大概是一块胸牌,做成了方形的,可能上面印着她的名字,我转过面对着地板掉落的一面,看清了这块有不少划痕的牌子上面的名字——“苏妧”。

              ——END




一些写完想说的话:

其实我一开始对于这个主题想要写一些真正改变过去的故事,可是我又想如果人人都可以改变过去,那么对于现在,又为什么要努力呢?

失败了可以回去纠正自己,所有人都可以变得完美,所有悲伤都可以被抚平,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缺憾,那这个完美的世界,还是我们的世界吗?

怀着这样的想法,我写了一篇不大一样的文章,有种写作文写离题的感觉(笑),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 感谢阅读

  • 由于是下午,就不说晚安了

公主说她喜欢恶龙(5)

  • 恶龙×公主

(骑士×女王)


“克里斯森,或许你可以来看看这套衣服,我觉得黑色很衬你。”在公主不知道多少次说出这样一句话都时候,恶龙依然笑得温和,只不过这次他说了不同的话。


“公主殿下,我更喜欢银白色的装束。”恶龙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上正穿着一件银色的复古西装,衬得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什么贵族家的公子,气质也显得温润如玉。


“银白色的?”公主有些疑惑,“你喜欢银白色有什么原因么?”


恶龙耐心地回答:“因为公主殿下的鳞片是银白色的,是很漂亮的颜色。”


公主心里涌起一股不好意思的感觉,她恍然间记起来自己的衣柜里虽然衣服样式很多,但有大批黑色的衣服,那是自己爱人的鳞片颜色。她忽然明白了什么一样,看向了恶龙。


恶龙只是和她对视,就明白了她心里在想什么:“是的,这是我们曾经独特的秘密,我们的穿着象征着我们对彼此的爱,你的鳞片是我最喜欢的颜色。”


公主耳根有些泛红,她心里有些咬牙切齿了,平时都是她撩得一手好龙,没想到今天居然被反撩了,她深呼吸一口气,最后又笑起来:“你的鳞片是黑色的啊,原来是因为这样,我不记得的时候也很喜欢黑色,你还记得你把我带来时我就穿着一身黑色吗?”


恶龙一回忆起来就有些忍俊不禁:“当然记得了,我的公主殿下。”他刚刚说完这句话,忽然停顿了片刻,但公主并未察觉到哪里不对,她听见恶龙忽然提议道:“公主殿下,虽然你不希望解开封印,但是我想我们也应该去找你的子民们了,他们都在精灵族的领地,那是个美丽的地方,我想你会很喜欢的。”


公主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么突然么?不过也好,我们今天就要出发了吗?”


恶龙抿了抿嘴唇:“本来早该出发的,只是我太自私了,才拖到这么晚,我只是忽然想到人类的不择手段,害怕他们对龙族的心脏还不死心。”


公主有些回不过神:“他们该知道自己做错了吧,安妮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她也试图阻拦过……人总是有善良的……”


恶龙看着这样的公主,沉默片刻后忽地笑起来:“是啊,人总是有善良的,但是坏人也有很多,公主殿下一定要多多小心啊。”公主明白了恶龙的意思,但还是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忽然就笑起来,追问着对方,但恶龙却笑而不语。


虽然公主殿下忘却了过去,这样也不错,曾经的女王陛下从不敢信任任何人,她不得不一切以大局为重,偏信一个人可能会为自己的子民带来灾难,自己是上一任国王在龙墓沉眠之后,女王陛下唯一完全信任的人了。


他不会忘记女王陛下在深夜一人坐在王座之上,晚风有些冷,几乎要把女王说话的声音吹散:“克里斯森,父王走了,我只有你了……”


这样也好,她永远都是他的公主殿下,可以任性,可以无理取闹,可以感情用事,他愿意一直守护她。


公主和恶龙最后还是决定离开,因为恶龙说开了离开是因为他感应到有大批人马进入城池。


“我前几天……杀了几个闯入的巫师,我本以为他们会就此停手,果然是我想错了,他们势必要得到龙的心脏,只有这样才能救他们国家的小公主。”恶龙说着,他有些担心公主因为他杀死那几个巫师感到不高兴,可是公主却面色如常。


“我本以为我会不高兴的,可是我本能一样,心里波澜不惊……”公主看出了恶龙的小心翼翼,于是就解释着,“就好像有个声音告诉我,他们死有余辜,都是活该。”


恶龙没忍住笑了笑:“这一点你倒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公主轻轻推了他一下,好像有些撒娇的意思:“再变我也还是我,总会有不变的地方啊。”


他们走到城堡顶端,可以看到有大批的人类士兵进入城池,他们之间还有好几个巫师团队,公主甚至还看见了当初封印了自己记忆的老巫师,同样也看见了,被护送的安妮,安妮昏迷着躺在一处担架上,而老国王忧心忡忡地走在旁边。


或许老国王他恶毒,可以不择手段地伤害他人,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是个好父亲,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相反的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原本只要恶龙带着公主离开就完事都好,可是意外却在这一刻发生,老巫师挥动着手里的法杖,一张由风组成的网铺天而来,恶龙没料到他们早已准备好,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使用火焰去抵抗风网,最终风与火互相抵消,消散在半空中。


恶龙面色凝重,他没想到这个老巫师还没死,甚至法力强了不少,当初就是因为这个老巫师在,导致了众多被下了药的龙族无力反抗,如果这个巫师不在,在场其他的巫师威胁程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大概是逃不掉了,恶龙笑着对公主说:“公主殿下,请你小心一些,我本想带着你从这里飞走,现在恐怕不行了,你赶紧从城堡后门出去,走到后面的城墙离开,我很快就会赶上去。”


“真的么?”公主有些担忧,回应她的是恶龙自信的笑容,看起来并不像是说谎。


“当然,我从未骗过你,不是么?”恶龙解释着,“我原本就是你的骑士,我只是殿后,很快就会赶上你。”原本着一切都不该发生,是他一己私欲导致这般境地,都该怪他。


恶龙笑起来的样子好看得很,公主明白现在不是花痴的时候,她答应了恶龙,转身往下走,恶龙则缓慢而优雅地把今天换上的银白色礼服脱下,珍重地放在了一边,下一刻化成了巨大的黑色巨龙,向那帮人飞去,空中有燃着火箭飞来,他却毫不畏惧。


眼前的士兵和巫师原本都不算什么,只有那个老巫师比较棘手,直到恶龙看见被绑住的公主出现在敌方阵营中,那一瞬间他恐惧几乎像是黑色的潮水一般淹没了他。


那些卑劣的人类埋伏在后城门,他之前却疏忽了。


公主呼喊着:“克里斯森,别管我,你继续!”


下一刻她有些恐惧地睁大了眼睛,周围的巫师和士兵忽然散开,漫天飞箭以及燃烧的魔法向她袭来,这些本都不会让她恐惧,她恐惧的是眼前那头黑色的巨龙张开了黑色的骨翼,将她挡得严严实实,她甚至看不到一丝光亮。


公主看见了恶龙伤痕累累的躯体,感受到有温柔的鲜血滴落到她脸上,她伸手去擦,但却擦不干净,因为眼前她所深爱的龙正止不住地流血。


她从来都不畏惧任何事,可这一次,她的胸腔里却涌动着恐惧,她害怕失去她的爱人。


有温热的泪水流出眼眶,公主崩溃地摇头,她身体颤抖:“不不不……这是假的,这不是真的,不,不会的……”


恶龙已经力竭,他渐渐变小,变回了人类的模样,他赤裸的上半身布满了鲜血和伤口,半跪在地上,可是眼睛依旧是亮着的,说话的声音嘶哑难听:“公主殿下,我保护好你了……快……快跑……”

公主几乎尖叫着呼喊 :“不——”


那些人类巫师和士兵一同走来,把跪坐在地上的公主围住,公主正拥抱着她的爱人,嘴里呢喃着让人听不懂的语言,那是她刚刚记起的咒语。


那些人类看见地上流淌着一地的龙血突然蔓延开来,透着一股晶莹的亮光,这诡异的场面让他们一时间回不过神来,而那个老巫师却很快反应过来,他声音难听极了:“快跑!快跑,封印就要解除了!王族可以召唤她的子民!”


整座城池就是一个魔法阵,有了龙血的献祭才能开启,而此刻公主与他的爱人就在这个魔法阵的中央。


公主被笼罩在一阵从魔法阵中央升起的光芒之中,那些人类慌乱的想要逃离这座城池,可是却晚了一步,光芒散去,银色的巨龙从中飞出。


那是一头漂亮的银龙,有阳光照在那对翅膀上,折射出迷人的光泽,而那些人类可没有时间去欣赏,他们有的举起了弓箭,想要反抗,有的挥舞着法杖,想要进攻,但银龙龙口中吐出白色的雾气,将他们所有的动作都冻结成冰。


她眼神冰冷,看着眼前的人类,就像看着什么肮脏恶心的东西。


“你们都该去死。”她轻声说,好像在说什么温柔的情话。


                            ——To be continued.


  • 感谢阅读。

  • 欢迎留评。


是合作作品。

LOFTER图书管理员:

视频由LOFTER和奇妙博物馆合作,改编自LOFTER创作者  @逝年 作品《魔女杂货铺》。


奇妙博物馆:

如果世界真的有魔法,你会因贪欲做什么交换?